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我,只是比你爱我多一点点。

 
 
 

日志

 
 
关于我

生于长沙,现居北京。O型,太阳狮子,月亮巨蟹,非典型80后,喜好:享受、煽情、扯淡、浪费生命,拍照、看电影、舞蹈、架子鼓、偶尔旅行。业余爱做白日梦,谈情说爱。

网易考拉推荐

在西藏过年(二)碰巧了,驱鬼节  

2010-02-27 20:34:00|  分类: 走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很大一部分人一听说冬天去西藏,第一反应全部是:冷死了~!可是当我前脚踏入拉萨,就开始担心后脚跟防晒。这儿这会真是暖和得可以用热形容,让我扬眉长长地吐了口气。从民航客运总站出来,的士10元钱,不一小会就将我们带到了仙足岛——一个我一直以为是像桃花岛一样,并能随处可见各路背包神人在此晾晒灵魂的地方,其实就是一片被拉萨河隔开的藏民小区。由于老阮是碎花的常客,我便跟随他到了这家“西藏印象客栈”,也是后来才知道有许多背包客是慕此名而寻来的,像我这样是纯属运气。

 

是一个黝黑的藏族小伙跑出来迎的我们,他便是洛桑,在老阮口里叫来格外亲切,我却花了两天才记住这个名字,但至现在我对他却是印象深刻。放下行李后,他说:“咱们先到门口喝点茶吧”。我的思维还停留在内地茶馆的档次上,推帘于黑呼呼中见到了耳闻的碎花老板娘,还以为她是藏族姑娘呢,原来是晒黑了的瘦瘦小小的广东靓妺。她正在和一个漂亮白净的姑娘(穆乔姑娘)喝甜茶,见我们进来,马上团聚一桌,没有什么特别的介绍,大家好像都是一屁股坐下来就喝茶聊天,像极了我们刚回家,而非远道而来。我尽然有些小小的不自在,怎么他们是如此熟悉,他们对西藏熟得如此轻描淡写,我的话语就变得有些笨拙。

 

因为刚刚落,行动和情绪都不可以过于亢奋,尤其像我这种第一次来的。他们说要多喝酥油茶,防高反。我像喝白水一样相信,咕噜几口地大喝,口感还蛮习惯。但是接下来的藏面,我只是挑了几筷子。我实在不爱吃面条,后来的日子饮食确实成了我最大问题。他们在说晚上的安排,要去藏族朋友家过驱鬼节。我在这一天的意识完全属于被接受,怎么都成。

 

五人随后便来到八廊街,说是要抓紧制办些年货,摆摊的藏民们马上都要回家去过年了。我随着他们第一次走进了这条名头巨大的街,眼睛都用不过来,只差空气都想打量。但其实我完全有些晕向,加上步伐稍快就会喘,根本无睱商品。老阮跟穆乔倒是很快就换了行头,一身藏装,像模像样,都蛮标志。然后买了许多哈达和水果,晚上所用。

 

拉萨的夜色,得八点才落下来。不一会功夫,满街都是拿着火把在行走的人、放鞭炮的人,火光通明,炮声阵阵,除此在每个路口都有堆起的火堆,围观的人们都是情绪高涨的样子。洛桑说这就是藏民在驱鬼,送走这一年所有不干净的东西。腊月二十九,藏民过得比我们有气氛得多。何止于此,我们转过小昭寺,找到了洛桑的朋友家。大叔的名字我记不上来了,他们是在八廊街上卖旧物的生意人,这么看来算是城里人了。进门后,我们跟每个人都“扎西德勒”了番,然后逐个献上洁白的哈达表示新年祝福。嫫奈(藏语里称老奶奶)手持的转经桶,在碎碎念着什么,很是慈蔼。我总忍不住地想抚摸她的脸颊,她只是坐在那里微笑。

 

不一会,大叔的妻子就倾背端上许多食物。先是滚热的酥油茶,真是香啊,口感相当正,虽然我也不知其正为何感。我们喝下一口,她们家人就会马上给我们添满。酥油怕凉,凉了就会结块,一杯都不能喝了。就算出于礼节,也要一口接一口地喝哦。茶几上摆满了各种花绿的奶扎、糖果、果肉等藏式茶点,都是新年时给客人享用的。这再端上来的,便是巴实的九粥饭了。九粥饭其实就像北京的疙瘩汤,但是更浓稠,是在驱鬼节这天专门吃的食物。汤汁应是酥油和奶扎等混制的,藏人还会浪漫地将9种东西(羊毛、骨头、糌粑、盐、糖、花椒……)分别包进一些大的面团里,或是做成(太阳、月亮、星星、经文)形状的面片。而吃到的就有各种讲究的说法:

我下口太快,先就将碗里最大那个面团当汤圆吃了,结果根本想不起吃到什么馅。好在后来在碗里又寻着一个看似还像包有东西的面团,是糖。用大叔解释是嘴甜心善之类的话。(其实我嘴好笨呀~~)

老阮吃到了包糌粑(代表:能吃),他确实能吃,一口气来了三碗,其实他应该吃到包青稞陷的才叫好,他能喝更是独孤求败呀!

穆乔美女吃到了包糌粑(代表:能吃)、包羊毛(代表:善良),可是后来她胃口好像也变得很差~哈

丹阳吃到了包花椒(代表:能说)、包骨头(代表:祖辈很好),后来一起去珠峰才发现,她平静的眼神下确实有张言辞无缝的嘴

碎花吃到的是做成经文形状的面片(代表:有学问),我所知道她会的东西真是蛮多,做饭做甜点做布娃娃做裙子到处游走。。。

 

茶足饭饱,从藏族大叔家出来,街口的火堆已经灭了。大家嚷嚷着还要上卓玛酒吧里为回到拉萨干上几杯。酒间兴致大发,藏驴们相聚于高原的洒脱,笑声填补了缺失的那些空气。

 

我安然地,进入了拉萨第一个梦乡,却在冰冷刺骨中辗转反侧。(待续)

 

PS:SD卡好像真废了,前几日的相片安息吧。。。

  评论这张
 
阅读(9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