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我,只是比你爱我多一点点。

 
 
 

日志

 
 
关于我

生于长沙,现居北京。O型,太阳狮子,月亮巨蟹,非典型80后,喜好:享受、煽情、扯淡、浪费生命,拍照、看电影、舞蹈、架子鼓、偶尔旅行。业余爱做白日梦,谈情说爱。

网易考拉推荐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2010-03-01 22:47:00|  分类: 走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嫫奈家有一只大母狸猫和四只小狸猫仔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祖孙俩的守望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嫫奈那最淘气又最疼爱的小孙女,很爱照相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村里的藏兄们来时已是喝多了,但仍然继续唱啊跳啊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他们劝我们喝酒很卖力,也需要休息一下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猫猫终日在晒太阳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她只是充满了好奇看我们这一大帮子人

在西藏过年(四)德吉央珍在达孜村三口一杯…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达孜大桥,据说是最长的经幡桥

 

在旅行中,有人喜欢自然景观,有人喜欢人文景观。我是后者。

 

大年初一,我醒后已是中午,据说布达拉宫在这一天免费,决定去看看。但是,我挤在藏族人堆里排了一个半小时队也没有见开门,只好作罢。其间一个藏族帅小伙跟我说英文,弄得我很羞愧,一聊才知道他是当地私立学校的英语老师。他送了我一个藏族名字叫德吉,说藏语念起来很是好听的。我便记下了。后来在拉萨停留数日,也没再想过去布宫,就如同来北京不一定非要去故宫一样,它总在那,不曾变过,也不再会变了,于是就可去不可去了。

 

随后在大昭寺遇到了蒿子,两人决定去拉鲁湿地。我们是翻墙进去的,相当野。她是为了拍鸟,我就为了走走看看。就这样,也还没觉得尽兴,于是又打了个车让司机沿着拉萨河漫无目的地走。偏偏这日风很大,不管是鸟还是鸭子都做禽兽散。蒿子后来说这天折腾拍的鸟全是虚的。而我,这一天的相片是完全没了。从影像上,先将这一天跳过去,讲讲我们的达孜行。

 

查斯是洛桑的朋友,是个司机,他妻子更是做得一手好面。他们就住在离拉萨城不远的达孜县的村子里,说是大年初四全村有新年活动,我们客栈十来口人从初二一早就扎居于此了。吃他们的喝他们的睡他们的拉他们的,活生生的过日子。人家还是相当热情的把家底的青稞酒全拿出来,劝我们使劲喝。他们的热情,就如同这青稞酒,起初是清爽的,后来是浓烈的,尤其加上午日的太阳烤晒,就更加不依不舍了。

 

三口一杯就是从这开始的。喝一口添满,喝一口添满,连喝完三口后再整杯喝下。他们也很爱劝酒,边唱边跳,你不喝都对不起这酒。比起汉人的碰杯一口闷,藏人的酒来得更有人情味。我就是被这样的人情味打动了,从一开始不喝,到后来喝两小杯,到后来一口三杯。我的酒量实际是很小的,可是这儿的人不会管那么多,喝多了就躺下睡会,醒来再喝,他们觉得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当我兴致一来想猛劲和他们拼了的时候,还是被男人们挡下了。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醉。可是,不醉过,怎么算来过西藏?最终,我是来过西藏,但是后话了。

 

查斯的妈妈,我们都叫她嫫奈,在老年人中算很活跃的那种。这么大年纪,这个家她好像还在操持。另还有一对哑巴儿子和一个特别调皮的孙女。在我们的镜头里,都有。其实她们很爱照相的,尤其是孩子们。很喜欢找到我镜头底下来,看个究竟。嫫奈则是我们的大众情人,都要搂着她照相。她很开心地给我们所有人都取了一个完整的藏名,虽然她的牙齿都要掉没了,但念我们的名字却很好听。我这个德吉后面加上了央珍,意指开心快乐且最珍贵的女孩子。使得我就更开心得意了。

 

在查斯家白天喝酒,晚上吃面。他妻子给我们做了一大锅像九粥饭那样的疙瘩面(汤里面有白菜、萝卜丝、肉沫),我光喝了汤汁,剩下面疙瘩。不是不好吃,只是不爱吃。但这对他们这一家子,算是很丰盛的食物了。晕暗的厨房里,一屋子人围着灶炉取暖,交流得并不多。我总在游离,环顾四壁,想象不来。记得晚上又来了一拨人劝酒,但我们下午排练了一些藏语歌就是用来劝他们酒,很有战果。带着些清甜的酒精,我们这十来口人把他们家里外屋所有的炕都霸占完了,这种炕跟东北的并不一样,下面没有灶。原本以为晚上会很冷的。结果大家都睡得很暖和很香,东倒西歪的。(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7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