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我,只是比你爱我多一点点。

 
 
 

日志

 
 
关于我

生于长沙,现居北京。O型,太阳狮子,月亮巨蟹,非典型80后,喜好:享受、煽情、扯淡、浪费生命,拍照、看电影、舞蹈、架子鼓、偶尔旅行。业余爱做白日梦,谈情说爱。

网易考拉推荐

在西藏过年(十)天下无不散之艳席  

2010-03-25 01:41:00|  分类: 走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西藏过年(十)天下无不散之艳席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永生“难忘”的尼泊尔餐厅践行宴
在西藏过年(十)天下无不散之艳席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我的兄弟姐妹,我将挥别于此,没有任何语言

在西藏过年(十)天下无不散之艳席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要走的感觉很难受,使劲深呼吸。

PS:我的鼻子,是最先出现藏原红的地方,到藏没两天就晒曝皮了,所以要来的MM,防晒是很有必要的

在西藏过年(十)天下无不散之艳席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Hi,我要走了,别回头

在西藏过年(十)天下无不散之艳席 - Tammy Z. - 太阳之西 国境之南

在纳木错跳跃时,很担心湖面会冰裂。。。

 

事实上,那天夜里12点从纳木错回到拉萨,能停留的时间也不多了。我随时准备走,也随时准备不走。如果我把时间排得再紧凑点,我可以马上再去山南玩两天,看看拉母拉错,又或是去林芝看看西藏的小江南。但我总觉得于西藏的情结,不是我来过,而是我还会再来,却不知哪次才是终。所以,我心安理得地将余下的大把时间留在拉萨,喝酒、喝茶、晒太阳。不知道下一个念头是什么,或许就是背起行囊走人。

 

纳木错回来的第二天,我们又回了趟达孜村,这个在前面提到了。几杯青稞加上中午的太阳,我立马就晕倒在床上了。老阮和嫫奈都过来给我盖了床被子,这让我醉得很温暖。我睡得模模糊糊意识清醒,只是头痛巨烈,算是真知道这青稞的厉害了。很明显,初来乍到此村的狸猫姑娘酒量就比我强了十万八千里,在达孜喝了一下午直到我醒来,听她喊醉也没见真倒下。她一直在端着兰花指相当迷恋地跟洛桑学藏族舞,我睁着朦胧的眼睛看着。傍晚,大伙儿再次不舍地告别了嫫奈,离别的情绪就这样漫延开,一发不可收拾了。记不得他们在车上唱了哪些藏语歌,总之一路不停,还伴着点哽咽,而我,一直望着车窗外发呆。

 

村郎在八廓房子做好了饭菜,我们直接回了这,能吃到作家本人的手艺,这也算是来萨的一大幸事。何况还有爽口的拍黄瓜时,我就立马觉得拉萨要可爱多了。可能是这顿饭大家都吃得相当到位,便必须把酒也喝到位了才算。就连滴酒不沾却长相粗犷的村郎也拿起了酒杯。狸猫就惨了,本来就喝得语无伦次地回来,还是被一群大男人继续灌,直到几醉方休。洛桑和老阮当然是继续喝高,继续作乐。因为有他俩在,我才敢不忍住地贪杯了。其结果就是继下午的倒下后又一次趴下,奇怪的是我所有场景都记得,又或许我的记忆还是出错了。老是在说喝酒,把自己冒似说成了一个在西藏瞎混的女酒鬼,实际上我并没有喝过多少。但是喝,为一种融入。仅管我酒量小得可人。但我很想融入到这个高得喘不过气的世界里,并试图让自己飘起来。结果,我成功了。记忆中,这一天是快乐的,又似乎带着点悲伤。

 

我突然觉得我得走了。我怕再多呆一天,就会像碎花一样留下不走了。于是迅速地订好了第二天的机票,并通知大伙到拉萨电影院二层的尼泊尔餐厅吃践行饭。致使所有人都很意外,她们估计我还且晃荡,这说走就走了。接下来我就让碎花带我去买了些绿松石和布料,见时间还早,几人一块来到终于开张营业的“光明茶馆”,喝到了这颇有名的甜茶。老阮玩笑说我们明天都走得了,他本就是性情中人。我反而表现出冷漠,越是喜欢越是怕留恋,我就会越表现得不在乎。对于这些我很中意的朋友们正是如此。我何尝不想于此与你们天天把酒寻欢,对酒当歌。

 

记得从茶馆出来,天上的云层还是很厚的,完全挡住了蓝天,看来心情都不太妙。老阮掏出了一个蜜蜡项链给到我手上,算是离别的礼物。我揣着在心里默念:再见了,顿珠次仁;再见了,大昭寺。尼泊尔餐厅,老阮、碎花、洛桑、图南、狸猫、索龙、公主、师傅,这些还在拉萨的朋友都在,心情一下飞跃。我们每个人都点了份不同的食物,然后大家吃到了许多品种,席间吃得很欢愉,不觉得谁要离开。所谓天下无不散之艳席,在这儿的人大概已经习惯了。而所谓散与不散,就像碎花坚信我会再来拉萨一样,这种散只是暂时的。我本应该继续用大段的文字来描述这个要散去的艳席,煽上一情,我的旅行就到此为止了。但是,当我们吃饱喝足又来到卓玛的酒吧,我才喝到第二口青稞酒时,就开始上吐下泻了。

 

这个情况来得非常突然和猛烈,我这还未曾发生任何高反的身子骨,最后时刻在食物面前现了原形。然后便是胃痛异常。我记不得我上了多次厕所,或是吐了多次。这一宿,被折腾得疲惫不堪。我再一次,食物中毒,和上次在丽江一样。老阮和图南连带被我折腾起来很多次,给我拿药或是盖被子,动静搞得有点大。直到早晨他们大部队出发要去当雄牧民家玩两天,一一给我抛下留恋不舍的道别眼神时,我都是决定不管身体如何也要回京了。当我手无缚鸡之力地要提起行李走人时,一直还没啥交流的大个子(客栈的熟客)开始了他突如其来的改签游说。甚至于夸张到说天上的飞机会因为我这个重症病人而不得不中途降落急救,虽然我现在不算重症,但折腾到飞机上就能成为重症。。。我听得一晕一晕地,更加虚弱无力了。

 

他们很早就说过,来拉萨必改签。原本不信,最终还是应了这句话。大个子的游说是成功的,我将机票改后两天,放下行李在拉萨安心养生。身体确实虚弱,便只能在客栈晒晒太阳,不得乱跑。客栈里一下也冷清了许多,大个子像妈妈一样盯着我吃药和休息。让我觉得路上的人好可爱好善良,而我的人品也很好定是上辈子积了不少德。当老阮、图南从当雄归来,再次摆鸿门宴--腊排骨为我践行,虽然我们集体都拉肚子了,但我在第二天还是真正地离开了拉萨(说实话,不走就不像话了)。我与图南告别在大昭寺里二楼的楼道,那个挥别的影像,瞬间定格。大个子帮我提着行李送我到了小区门口,嘱附常联系,我在的士车后窗看他挥手,觉得他好像大哥哥。老阮送我到了民航客运站,我们是一同来到拉萨的,所以他有责任送我到此吧。虽然我们就此分别,挥挥手,是相信总会再见的。(碎花和洛桑去哪了?为什么我没有和他俩口子拥抱告别?)

 

贡嘎机场,我再一次来到,为了离去。

 

飞机越来越高,我离拉萨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我来过这儿吗?我为什么来这?我来这干什么?为什么心里像空掉了一块感到难受?为什么我想让飞机停住我想下去?散了么?散了。没散。

 

  评论这张
 
阅读(12332)|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